<address id="bzldf"><listing id="bzldf"></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zldf"></address><form id="bzldf"></form>

        <form id="bzldf"></form>
        <address id="bzldf"></address>
        <noframes id="bzldf">

        <address id="bzldf"></address>

        <address id="bzldf"><address id="bzldf"><nobr id="bzldf"></nobr></address></address>
        English Version | 石大主頁 | 加入收藏
        評論:一流大學既要“至真”也要“至善”

        編者按

          國務院發布《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后,我國高教界關于新一輪一流大學建設的探討越來越熱,本版近期也圍繞這一議題刊發了多篇文章。但到目前為止,探討者多集中于談建設路徑,從制度層面論者少,精神層面的論者則更少。本文作者認為,一流大學之建設,不能光靠師夷長技以制夷的技術路數,更要重視的是靈魂深處的精神理念。當前,盡管人們已認識到一流大學不光是學術水平、科研條件、師資人才的一流,更重要的是能培養一流的人才,但對人才培養更多地聚焦在專業與學術能力方面,而對德性培養相對忽視。作者由此發出“即使中國大學所培養的人才智力卓越,但德性缺失,依然難稱世界一流大學”,可謂振聾發聵,引人深思。


        失去靈魂的卓越:一流大學的價值危機


          卓越乃世界一流大學的“一流”之表義,但過于沉迷卓越主義也會令大學迷失自我甚至誤入歧途。最為國人所熟知的是其本科生院哈佛學院前院長哈瑞·劉易斯在《失去靈魂的卓越——哈佛是如何忘記教育宗旨的》一書中表達的擔憂:哈佛古老的通識教育理想已經有名無實,在卓越主義和市場名利的誘導下,哈佛教育已不再致力于解放人的思想和精神,其師生為職稱升遷和就業市場而不斷追求卓越,但卻找不到責任感、價值觀的靈魂。


          劉易斯對哈佛教育的批評無疑是尖銳的,但現今中國有志于世界一流的大學的情況不會比彼時的哈佛更為樂觀,我們的大學致力于“制器”而疏于“立德”,多少名校的校園里到處貼滿了GRE、公務員考試的小廣告,在圖書館和課室苦讀的學子,也多是包圍在英語和考研書籍當中。這些以高分考入名校的年輕人們,是卓越主義的勝利者,他們中的一些人已習慣了種種過關考試和競賽比拼,并還將在這條無止境的競爭道路上一路狂奔。他們為俗世意義的成功處心積慮甚至不擇手段,越來越成為精神的缺鈣者精致的利己主義者。但是,正如施一公教授所言,如果研究型大學皆以就業為導向,精英學子們都以掙錢為價值觀時,還談何創新,談何社會擔當?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把立德樹人作為教育的根本任務”,十八屆五中全會強調要把增強學生社會責任感、創新精神和實踐能力作為重點任務貫徹到未來國民教育全過程中去,實際上正是針對當前教育在人才培養目標上的缺失。


          而對于名校中的大學教師們,盡管說“失去靈魂”不免言之過重,但他們的靈魂確實已被“卓越”所困擾。在被視為“卓越”的各種科研項目和人才頭銜的角力中,他們似乎有些自顧不暇,于是要么“讀書只為稻粱謀”,要么“躲進小樓成一統”,在狹窄的專業領域里寒江獨釣,立德樹人的使命和承擔社會責任則常常會被選擇性放棄。


          無論是昨日之“985”“211”,還是今日之雙一流,無不是以卓越為鵠的,但凡事過猶不及。眾所周知,教學、科研、服務社會是現代大學的三項基本職能,重科研輕教學在世界各國大學也算是普遍現象,并非我國大學獨有。大學尤其是研究型大學重視科研并無多少不妥,但若趨于過度,自然不免會削弱其他職能和責任擔當。尤其是當下科研與教學并沒有建立起良性互促機制,大學愈來愈像研究機構而不是以培養人才為根本使命的教育組織。但事實上,大學不僅是人類社會的科學脊梁,還是人才培育的主要基地、人類社會的道德良心和推動人類社會文明進步的一種引領力量?,F在我國很多大學,除了科研成績光鮮之外,在其他方面的表現卻乏善可陳。尤其是培養人才,因為評價指標的導向,大學和教師們都把絕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各種科研項目和人才頭銜的爭奪中去,人才培養尤其是立德樹人被撂在一邊,出現上文所述之情況也就在所難免了。


        一流大學之道:止于至善還是止于至真?


          一流大學的價值危機并非今天才出現,而是隨著以現代大學之母德國柏林大學為標志的現代大學產生之日便與之俱來。自洪堡以降,科學研究毫無疑問占據大學的核心地位,傳統大學的價值教育和德性教化職能逐漸式微,以致在柏林大學創立40多年后英國的紐曼在《大學的理念》一書中如此詰問——“如果大學的目的是為了科學和哲學發現,我不明白為什么大學應該擁有學生。


          現代大學發展到今日,標榜“卓越主義”的科研競爭仍然牢牢占據大學職能之主導地位,失去靈魂的卓越也自然而然地成為一流大學的普遍價值危機。如今的一流大學建設,普遍存在兩個誤區:一是只重學術建設與科研指標,忽視人才培養;二是將人才培養狹隘化,認為人才培養只是智性培養便足矣,而忽視了人的全面發展尤其是德性。因此不論是我國名校培養的“精致的利己主義者”,還是美國名校培養的“常春藤的綿羊”,都是如此類似:他們一路過關斬將進入名校,如同打升級游戲,主要依憑的是智力上的優勝和對游戲規則的熟稔。但在這漫長的過程中,甚少對他們的德性做出任何實質性要求,“以德為先”常常被淪為一種形式話語。


          這些學業競爭的優勝者們,畢業之后進入工作崗位,也許仍是各行各業的卓越者。但從德性來看,他們中的很多人可能和沒受過什么教育的人沒有多大區別:或平庸世故、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或心灰意冷、隨波逐流……十幾二十年的教育在社會的染缸面前似乎不堪一擊。汪丁丁更直言,這種價值相對主義和價值虛無主義將可能導致受教育者未來人生的整體“失敗”。美國“常春藤的綿羊”們也不會好到哪里去,回想起2008年的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嘯,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華爾街之狼們的過分貪婪,為追求利潤鉆制度的空子,而他們的大部分人,都是畢業于美國的常春藤名校。


          由此可見,只顧科學競賽而忽視學生德性培養的一流大學建設,顯然是危險的。古之《大學》曰,“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而如今之大學,卻只一味科學研究以求真,甚少明德新民以求善。金耀基先生嘗言,構建一個好的社會,單憑科學是不夠的。他認為今日大學之道,在“止于至真”上走得太遠,而在“止于至善”上則遠遠不足:“大學教育之目的,在求真之外,必不能不求善。古代求‘善’的大學之道必須與今日求‘真’的大學之道結合為一,不可偏廢,否則大學很難培育出德智兼修的學生?!标惼皆淌谝舱f,“如果有一天,我們把北大改造成為在西方學界廣受好評、擁有若干諾貝爾獎獲得者,但與當代中國政治、經濟、文化、思想進程無關,那絕對不值得慶賀?!币虼?,我們要打造的一流大學,若只是肌肉發達,但卻失魂無神,當遠非真正的一流大學。有志于世界一流的中國大學,在學生知性和德性培養之間絕不應厚此薄彼,既要致力于培養學生追求“止于至真”的科學精神,也要涵養“止于至善”的人格理想,從而達致知性與德性的雙重卓越。


        何以塑魂:立德樹人


          黨的十八大提出“立德樹人”的四字既是對教育使命最好的理解,也是對一流大學的雙重卓越人才培養最好的闡釋:立德樹人是知性和德性的結合體,只有不斷培養出大量知性與德性雙重卓越的人才,一所大學才堪稱一流,才真正堪稱樹人。緊密圍繞立德樹人,大學之卓越才有根有魂,“止于至真”和“止于至善”才能并行不悖。


          首先,立志建設世界一流大學的中國名校必須重新理解自己的使命,切實將立德樹人放在最為核心的位置。如今,大學已成為“知識工業”之重地。物質的文明被明顯高估,精神的價值和信仰則被嚴重低估,無論是社會還是大學,都會不自覺地放棄價值教育與德性教化。在這種背景下,十八大明確提出“把立德樹人作為教育的根本任務”,是對當下中國集體境況的準確研判。因此,身負重任的中國名校,更應當重新理解自身使命,以立德樹人去推動“雙一流”之建設,而不是因“雙一流”之目標而忘卻了立德樹人之根本。當然,中國名校的校長中不乏這樣的清醒者,比如南開大學校長龔克認為現在我們談“世界一流大學”的時候,談“世界”“一流”談得多,談“大學”的根本任務、基本職能不夠,而這個“本”,就是立德樹人。清華大學校長邱勇也在多個場合表示,“建設世界一流大學最難的是文化建設,差距最大的也是文化建設”,他強調未來清華關注的不僅是學科建設,更是文化建設。但是,知易行難,只有每所大學都具備風宜長物放眼量的崇高使命感而不是耽于眼前利益,立德樹人方不至于淪為一種形式。


          其次,德性培養要積極從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尋根。我們正處于傳統與現代緊張拉鋸的階段,但任何科技和文明的“現代化”的最終目的并不是走向虛無,而是回到根本——回到自己的語言文化和歷史信仰等傳統中去。我們民族的宏偉目標,是將國家建設成為一個有中國特色的現代化強國,而不是西方發達國家模式的簡單復制;我們創建世界一流大學的宏偉目標,也應是建設具有中國特色和文化特質的現代大學,而不是歐洲大學的凱旋或美國大學的克隆。惜乎我們的大學建設總是一味對外借鑒,而鮮于向內挖掘,尤其對優秀傳統文化挖掘遠遠不夠。習近平總書記曾在北京師范大學師生座談會上鼓勵全國廣大師生更加積極地參與到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學習中來,把握中華文化的根脈,并達到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嵌在學生的腦子里,成為中華民族的文化基因”的目標。中國的儒家文化傳統也許并不是最利于科學精神的生長,但對于君子人格的德性養成,卻源遠流長并卓有成效。古之《大學》八目——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大部分都是強調人之德性和修養。在中國傳統教育思想中,學生道德修養是最基本的部分。當然,如今我們并不是要重拾老舊的教育形式,而是要從中汲取智慧和養分。大學要有整體的教育觀,要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價值理念融入新時代的大學教育中去,包括主修課程和通識教育、宿舍生活和學生社團活動等。讓學生學會認真思考人生意義和社會價值,養成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君子人格,擁有忠誠奉獻和勇于擔當的家國情懷。


          再次,德性培養是循序漸進的過程,需要大中小學德育的銜接。習近平總書記將青少年時期的價值觀養成比喻成“扣好人生的扣子”:如果第一??圩涌坼e了,剩余的扣子都會扣錯;人生的扣子從一開始就要扣好。如果一名學生的中小學階段一直都在應試教育的桎梏中成長,到大學方談立德樹人,為時已晚。但我國大中小學德育銜接效果一直并不甚理想,主要原因是缺乏一種強大的根系,難以將德育變成一個可貫穿于大中小學且層次不斷遞進的載體。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正是這種理想根系,應當讓其發揮更大的作用。2014年,教育部印發了《完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指導綱要》,規劃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系統融入課程和教材體系,分小學低年級、小學高年級、初中、高中、大學等學段,有序推進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從小學階段的古詩誦讀,初步了解傳統禮儀,學會待人接物的基本禮節;到中學階段閱讀篇幅較長的傳統文化經典作品,認識中華文明形成的悠久歷史進程,以及欣賞傳統音樂、戲劇、美術等藝術作品,了解傳統藝術的豐富表現形式和特點;再到大學階段深入學習中國古代思想文化的重要典籍,理解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髓。這樣,傳統文化教育通過螺旋上升、循序漸進的方式貫穿各個學段,學生的德性會在這種熏陶中慢慢養成。雖然我們無法寄望于傳統文化進課堂便一次性解決大中小學生的所有德性培養問題,但這是很好的開端。


         ?。ūR曉中、陳先哲,作者單位:廣東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華南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本文是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項目——“構建有機銜接的大中小學德育課程體系與教材體系研究”基金項目的部分成果)


        版權所有: 中國石油大學(華東)人事處
        地址:山東省青島市黃島區長江西路66號    郵編:266580
        在线观看国产人妻视频,超清中文乱码一区,国产高清亚洲精品视频,亚洲人成在线视频观看